联盟动态 特别推荐
论坛专题 | 龙固新:打造国际级文旅IP 跨界延伸产业链条
2020-07-16


      伴随疫情的阴霾逐渐散去,旅游业正在逐渐“重启”。一直以来,“如何运营国际级文旅IP”都是城市运营领域关注的话题。在主题为“人文IP+城市运营:探索大都市圈时代的东方人文城市之路”的第三届中国城市运营论坛上,深圳德思勤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龙固新分享了他对打造国际级文旅IP的思考。


(以下内容根据龙固新先生的演讲内容整理。)



国际旅游度假区建设需要与周边产业联动


      现在我们在项目运作方面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:无论是智慧城市还是美丽产业,我们在进行投资后,能否依靠运营收费,而不是依靠工程收费?以上海金山为例,发展中可能面临三个问题。第一,打造滨海旅游度假区的过程中,滨海旅游文化产业能否与上海,特别是金山制造业产业集群进行互补,甚至提升现有制造业?因为纯旅游带来的市场价值目前看来是有限的。第二,现有的旅游和文化IP与金山现有的消费品产业、科技制造业能否结合?上海迪士尼每年吸引2400万国际旅游人口。将国际旅游人口和消费品体验、创新中心良好地结合起来非常重要。第三,金山滨海地区距离上海主城区约70公里,如何吸引核心科学家此类的高端人才?如果没有高端人才,下一轮应如何发展产业?目前金山要考虑与上海虹桥枢纽的通达性,以吸引国际的投资人、国际客户、国际游客,最重要的是与国际机场直接连通。

      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:缺少像样的国际旅游区,国际旅游区和国际大型旅游赛事也没有很好地结合。国际旅游区建设如果周边关联性产业顶层设计不到位,那么在运营时就会面临很大难度。
      大湾区国际旅游区的建设同样需要补足这些方面。第一,培养一批构筑城市文化灵魂的人。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在讲中国文化时提到,中国文化精英需要培养,我们需要的人才不仅是经济、产业方面的,更需要培养一批懂得“仰望星空”的人。我理解这有点类似鲁迅作品提到的“中国脊梁”,城市文化需要这样的人,是城市真正的灵魂,这些人在影响更多的人、下一代的人,影响中国未来、中国城市的未来、中国城市文化的未来,将这些人的热情、激情、才华融入到城市文化中,才是真正城市文化的灵魂。第二,对于现在科技产业的发展,需要考虑如何同文化IP的结合。第三,无论长三角还是粤港澳大湾区,数十万家长三角制造业企业在转型过程中如何与文化创意结合,这是非常大的问题,目前没有形成附加值,包括科技附加值、创意附加值等。


东莞滨海湾新区智能城市实践   


      德思勤在粤港澳大湾区正在建设智能城市——“东莞滨海湾青创城”(以下简称“青创城”),位于深圳和广州之间的东莞滨海湾新区,正好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地理中心。



      科技创新是整个湾区、是全球产业链中的一个核心部分,湾区可以打造三个原点:第一,全球科技创新中心,这不是口号,而是非常务实的概念,是与产业链高度吻合的全球尖端技术中心。第二,深圳和东莞可以提供最有效率、成本最低的产业链中心。第三,全球市场中心,受华为的启发,华为重点在非洲、欧洲以及中国市场,这三大市场基本上占了全球消费的1/3~1/2。尖端的技术中心、产业链中心和消费市场中心三个要素同时具备,才可能形成全球制造业中心。
      因此,我们在打造青创城的时候,首先提出了城市的顶层设计,我在北美考察了Google规划建设的智慧社区,发现智慧城市建设不止需要软件系统,更需要硬件设施,例如无人售货、无人派送等。新的智能城市一定和城市未来新的设计结合在一起。那么为什么和产业链结合?当有了顶层设计,以华为、高通、微软为代表的企业跟上,再出现N多创新科技产业,如美的,这些家电未来是城市的智能终端。制造业创新产业和智慧城市应用是可以很好结合的。这样既有智慧城市的应用,又有同细分产业链的结合。



      从交通看,滨海湾高铁站距离深圳机场车程5分钟,距离会展中心7.8公里,轨道交通半小时内连接三大城市。到了这个区域以后,通过地下运营系统,分别通往港澳码头和两大城市公园。从城市规划设计看,不能将所有都建成低密度的,成本难以实现。为什么城市需要高密度?因为一方面商业、商业服务、办公服务高密度能够实现较高的土地利用效率,才会让旅游生态实现低密度;另一方面,如果低密度导致地区人口过少,难以留下交通核心枢纽站。城市规划需要从未来城市运营的角度进行思考。
      作为全球创意城市,东莞最大的问题没有良好的城市形态,尽管地理位置是湾区核心,但很难吸引全球的优秀人才,没有形成自己真正的城市功能就难以留住核心人才。东莞尽管和深圳接壤,但深圳的核心企业董事长不会选择住在东莞,因为城市功能太差。因此,在城市的建设中,我们一定要对标深圳前海、深圳福田,做到不弱于这些区域,才能实现后发制人的目标,留住优秀人才。洛杉矶之所以能成为全球创新中心?因为它拥有研发性的大学,我们缺少的正是优秀的科学家,因此我们要留住的不仅是旅游流动性人口,更是需要留住优秀的、有梦想的青年,留住全球人才。
      目前青创城首先考虑的就是留住全球创新人才。青创城规划了五个大型文化艺术中心。同湖南卫视签约,打造亚洲音乐节,采用打造“科技+音乐+艺术的跨界集合地”的做法,形成国际青年人才港与科技创新风向标。



      上海奉贤到广州寻求美丽产业和湾区的合作,上海宝山邮轮母港希望和深圳招商广州南沙的邮轮母港进行合作,我在金山滨海的演讲内容是粤港澳大湾区中轴线的智慧城市。由此可见,长三角滨海湾和粤港澳大湾区,有一些资源是可以携手共享的,相信全球资源都可以携手、共同打造。